沃尔夫冈贝克库斯图里卡医生

完美主义者1

/谭陈*

/杂乱忽略

/私设

/姓名转换

/老谭轻微卑微

/老谭感情笨蛋x

正文分界‖

包总要结婚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安迪要顺便一起结个婚,可喜可贺,可喜...个屁啊!

老谭觉得自己要原地爆炸了,他现在好气,不仅仅是因为这两个人认为要白头偕老共度一生,但其实谁都没商量,只是随随便便就领证了,也是因为小俩口子要去度蜜月,安迪不在了我们谭爸爸没法好好做生意了。

其实老谭自己知道安迪在公司到底什么位置,更重要的是安迪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可是,既然老包已经煮熟了这锅饭,那么自己以后就不必再去背负,这种强迫自己不去陷入某段感情中的使命感了吧。理智将界线画得明明白白,生意和感情,谭宗明从来没有打乱过自己的步伐。

有时谭宗明也会想,这是自己在爱情方面懦弱的原因吗?

然而无论如何,老谭都需要她。老谭爆炸未遂,头好像憋的又大了一圈。

自从安迪打电话请假去度蜜月,谭宗明就没再见到她。虽然那只是半个小时以前的事。于是他决定给安迪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她真的就这么撒手不管公司了,如果是,老谭决定派一打人去包氏门口打保皇,分三组人,两组打牌每组旁再配备一人加油,加油的声音一定要撕心裂肺。

“喂安迪。你啊,不懂我待你的...”

“哦老谭,我在机场,你大声说吧。”

“听的出来,周围喧哗声不小。新婚快乐。”

“谢谢你的祝福,也谢谢你什么也不问。”

谭宗明突然发现,其实安迪没有变,她不可能因为将要开启自己另一段人生就全全改变,她还是会继续对自己说谢谢。

无论他为她做了怎样的事。在谭宗明眼里,安迪还是会按照自己的步调一步一步向前走。

“还有,我知道我这么走可能有点突然。嗯...我给你介绍了几个我们以前在华尔街共事的朋友,可以帮忙填补我不在时候的空缺,资料应该已经放到你桌子上了。还有就是,我最近有一个朋友,他是一个广告公司的导演,公司发生了点事,辞职了。我觉得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才,至少他的性格和能力都符合你心里的标准,创新。于是我也把他列在给你的名单上了,剩下就看你自己选了。一定,一定要把他留下。”

“白供着也要留下,我给付工资!”

老谭知道刚才那句话是老包喊的,于是挂了电话把手机像李咏甩手卡一样,甩到了沙发上。

老谭心里“你不懂我待你的心”的怨念越来越深,怨念积累到头部,身头俱疲。

自己这两天非正式面试的四个人中已经有一个通过,老谭准备让他明天开始加入晟煊工作,期限为一个月。一个填补就够了,再多了也不会带来更多的利益。另外老谭还是很惊讶安迪都解决掉了关于保密条款之类的事,虽说安迪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以前安迪偶尔也会忘记这些事。不过她都推脱为自己基因的问题,老谭也只能拍拍她,从箱子里拿出另一瓶依云的水拧开,放在她面前,然后找人或自己亲自善后。

安迪给老谭回复的短信里讲的倒是明白。

“人是信得过的,能力也是有的,所以我愉快去玩了。”

外加了一张沙滩上细腻的沙子堆了一堆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照片。

好了,人跑都跑了,再怎么说也没有用了,不如好好工作吧。

谭宗明又想到安迪和包总说的这个导演,从他们的意思来看应该是拍广告宣传片的那种导演。晟煊有时会为推广产品去拍广告,但这个跟安迪的工作没有半毛钱关系啊,难道她找华尔街的人来拍广告?再说人事这一块自己最近很放心让公司里的人去做,也没怎么管,这个非正式的面试也是临时准备的,急急忙就弄完了,就差安迪铁了心要的那人说临时有事,没有见过,所以延到今天。“准备好了就开始吧,让人到我办公室等我吧。”

谭宗明一面向办公室走,一面想着能被安迪欣赏的人不多,就像自己很欣赏她一样,这种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从前跟魏渭说过的话又在脑内回放,“我也曾是其中一个......”当时无奈遗憾的语气让他一下子觉得喘不过气来。

“我谭宗明,再也不想被这种感情束缚了。”

老谭小声的在心里叨咕着,步子越来越慢,皮鞋踏在地上的闷响一声一声,虽然越来越慢,但还是从下向上,一直延伸到心脏里。

如果安迪再有什么麻烦的话,自己也还是会二话不说的出手相救,不过到那时,自己对她或许更多是与朋友之间的那种不掺杂任何卑微与懦弱的感情。

细数的话,自己到底有过多少个伴侣呢?好像连半个都没有。谭宗明停在了走廊尽头,不再向前走。他想得太多,没调整好自己的最佳状态,没法去面试那个人。

那种做任何事都游刃有余,见招拆招,将把握一切作为自己的底牌,这种最高的标准和要求成就了今天的晟煊和谭宗明。无论是生活在企业圈子里的人见到自己表现出的敬畏,还是跟这方面没有任何关系的新职场年轻人对自己成功的向往,或是高级酒会上部分人士的敬而远之,这些都说明了谭宗明的地位,更让他对自己的现状感到些许满足。

但他也会感到寂寞。

谭宗明偶尔坐在客厅里什么都不做,只是单纯的想事情。夜间城市灯火通明,无处不在散发着世间的人情味,可是自己并不住在那里面。移开揉着太阳穴的双指,歪歪头只能看到外面无比的寂静。“如果不大面积移植草皮的话,草地上应该会有蚂蚱蹦蹦跳吧”,他想。

家里好空。

谭宗明沉默了一会儿,连自己的心跳都听不到。

一般性的观念告诉他,这里需要另一个人,一个能陪伴自己的人,不奢求一辈子,能够忘掉自己孑然一人的事实,哪怕一天也好。

但为什么,为什么都不能找到一个想要一起度过余生的人?是自己的名声让所有人都退避了?或者那可定不是真爱啊。

想太多了,该干正事了,干完正事还有的是时间让自己去发呆呢。毕竟公司可以回到正轨上去了,说不定还可以弄台设备来拍点记录片儿什么的,多有意思。

谭宗明昂起头,按照自己一贯的步伐,走进办公室,开始一个新的让人有些期待的周期。但,看到那个所谓的导演的背影,他觉得自己刚才想的全是放屁,这人要是进了晟煊,自己都想给自己递辞职申请,可惜没有用。这个妖娆的背影只能让自己想到一个形容的词。

小妖精。

---tbc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