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冈贝克库斯图里卡医生

完美主义者4

/食用愉快~

第二天,谭总精神焕发,人生中期待的另一个开始,是从帮助开始的。太有爱心了。

谭宗明给老严发了短信,“让陈家明在大厅等我,我们出去一趟。”

但他忘记了,女性是要爱美的,女性化也不例外,不美美的怎么出门。就像平常那样,等女朋友化妆要好久好久,谭宗明很早就停下车坐到大厅里了。水晶吊灯的水晶个数都要数一遍了,没有任何陈家明要下来的信号。直梯口都要被盯烂了,谭宗明失去耐心。他懒得问前台借电梯卡,从安全通道爬上了六楼,同时短信询问陈家明的手机号。输入法输入“cjm”时显示陈家明出家门超级慢超级美超级萌长睫毛。

“不管别的,超级慢我信了。至少在这一次。”

大喘气着走到陈家明的房间门前,他拨通了号码。

“喂~你是谁吖。”

“哈......你”

“诶~让我猜猜,你先别说话哦!你这么大喘气,是快递吗?可是我家地址没变更,你怎么找到这来的啊,好厉害哟!”

“呼......你”

“难道是婉君嘛?你变成人啦,我还没来得及去看你呢。在天堂过的一切都好吧。”

谭总听了两分钟的“你喘我猜”,同时也缓的差不多了。

“开门”

“你到底是谁吖,我可没有穿衣服,而且,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是谁,开了门我就知道了。”

谭宗明感觉到了有人在门口,更感觉到了这人一定是个傻子,不是说很聪明很有想法吗?质疑完未接来电却乖乖的照做了?

门一打开,陈家明裹着袍子扭啊扭。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谭总,你不要催啦,越催越急的。还有,别忘了锻炼啊。你看你喘的这个样子,这样可不完美哦。进来坐吧。”

看他开门这速度,一直在猫眼看吧。这人也有恶趣味啊,说到底得寸进尺。谭宗明默默在心底记下了,准备将来还回去。

老谭走了进来,他不得不承认,陈家明确实有洁癖。不仅能看得出来收拾和擦拭的痕迹,老谭还怀疑他自己原本是打算把床挪一挪,但这细胳膊细腿没有一点儿肉,肯定搬不动,然后放弃了。

刚洗完澡的陈家明头发还是湿的,没来得及吹干。他拿着毛巾擦来擦去,进到浴室里准备吹干。

“完美的男人要有强奸的体魄哦。”

听到他又在得寸进尺,谭总从沙发上起来走到了浴室门口。他倚着门框看着镜子里的陈家明笑。浴后一段时间的镜子上,已经不再被雾气覆盖,取而代之的是大颗的水珠,就像陈家明未干的头发上流下来的水珠一样,顺着脸颊滴落在白色的浴袍上,镜子上的水珠好像也沿着镜中陈家明的脸颊滴落。陈家明把眼镜摘掉,放到一旁,即便是刻意摆放整齐,与浴室格格不入的红色还是引起了谭宗明很大的兴趣。

“喜欢红色?”

“这个颜色配我今天穿的裤子。”家明边说边把各种护肤产品往脸上抹。

“近视困扰吗?”

“有一点,不过这样搭配起来让我显得更有品味啊,嘿嘿。”

“多少度”

“五百”

“现在看得见我吗”

“我亲爱的谭总,我是近视又不是瞎”这种死党一般的互怼,谭宗明选择默认。

“你都不了解我,还叫我亲爱的?”

“称呼而已嘛~”

不好不坏的关系,保持住就行。

“你应该知道现在做个手术就能矫正视力了”

“没钱啊,大家又都不是跟你一样钱多的没处花~”

“好好,我知道。”谭总连连点头,听起来像是不屑的笑声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恶意。“自己表现女性化困扰吗,说实话。”

陈家明从刚刚讲到自己没钱开始,就停止了护肤的步骤,开始下一步整理头发了。他把头发梳了一遍又一遍,但无论哪个发型,因为他未干的头发都不好看,而且不断滴下的水滚走的同时减弱了那些保湿抗皱水的功能,还弄得脸上湿哒哒。陈家明索性把头发往后一梳,漏出他的整个额头。

“会。”他把梳子一扔,声音没有掺杂尖细,听不出任何感情。

他抱肩,下巴一抬,鼻子一吸,嘴一撅。委屈了。恢复了表情,转过来盯着谭宗明看,眼神很深,但这次绝不是近视那么简单了,谭宗明想到陈家明的父亲,再与家明对视的时候,那眼神里怕是只剩下涣散寂寞和空白了。冲着这张脸,陈家明哪怕不再娘了,也还会是一只小妖精,只要他想。

但他真的太瘦了,颧骨较自己来说很明显,说不定应该先带他好好吃一顿。

他怕是在怪老谭问这个问题,他可能以为这是谭宗明回敬别人的手段,找到不明显却血流不止的伤口,贴一个不适合大小的创可贴。胶的部分粘住了皮肉,混着血液很快凝固,但这一生都不去碰触它的想法,伤口的主人早已想好不回头。但陈家明不会想到,还会有人把它撕裂。

“想变的不这么娘们么”

“你说的可真容易。”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扭头不再看他,拿起吹风机来认真的吹起了头发。

谭宗明也不去强迫他回答这个问题,开始慢慢构思如何去改变这个自信切开是自卑的人。但谭宗明绝不相信他是一个没有点儿特殊的人,因为安迪绝不会千叮咛万嘱咐的把一个普通人交到自己这里。

“我在车里等你。”

---tbc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