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冈贝克库斯图里卡医生

完美主义者5

/食用愉快~


谭宗明离开房间走到电梯里,没有摁下F1的按钮,反而是去到了三楼的餐厅。八点四十五分,现在这个时间虽然不早了,但陈家明估计没有吃早饭。

“早餐现在送到房间里可以么”

“可以,请留下您的房间号。”

“不要按标准餐来,要一份,爱美的女生吃的那种养颜餐。再拿瓶香槟。”

“好的。”

谭宗明坐在位子上等,服务生推着小车车从后厨出来。轮子因为在地毯滚动所以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反而是冰桶里的冰块与桶壁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响声,听起来好像就能感受到冰块的温度。

回到六楼,谭宗明敲了敲房门。

“又是谁啊~”

“还是我。”

陈家明打开门,一脸无辜的看着谭宗明。

“吃早饭吧,不吃早饭我怕你低血糖躺我车上下不来了。

“哦。””

服务生把餐车推了进来,在餐厅摆好了一切。

“请问是几位饮酒?”

“一位。”老谭一边推着陈家明向餐桌走,一边答道。

谭宗明有时候在白天喝点儿酒,但这么早还是第一次。诱人的气味和颜色,再加上气泡,比一顿饭要美味的多。但老谭突然又想起了凌远的胃,开始担心喝酒会伤胃。但没几秒他就释然了,凌远喝的都是二锅头,没关系。

“请您享用,我们会在room service时间回收餐盘。”服务生离开了房间,现在又恢复到了两个人的状态。尴尬说不上,气氛很凉,就像老谭手里的杯子,但里面的液体,喝下去倒是会让人发热。

“大早上就喝酒,会伤肝伤胃的。”

谭宗明说话,喝了一口香槟,然后翘起了“放肆”的二郎腿。仔细咽下的同时,谭宗明想起了刚刚查的送餐记录,晚上陈家明没吃这里的饭。虽说可以去餐厅里吃,但看他这个样子估计不习惯自己一个人。那么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几乎是百分之百。谭宗明刚进房间的时候,虽说扑面而来的都是香波的味道,但衣橱里总有很刺鼻的酒味。应该还在兼职吧。他掏出手机来发短信问老严陈家明工作的酒吧。准备做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跷二郎腿,会血流不通的,小心抽筋。严重的会截肢!”

“哪儿那么多话,再不快点儿迟到了。”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啊。”

“去医院。”

“我又没生病。”

“去咨询你的视力,看不清楚很困扰的。”

“哦。”

......

谭宗明喝下两杯酒,陈家明也吃的差不多了。

“我记得你说在车里等我来着?”

“你慢啊我怕等到下辈子。”

陈家明又在噘嘴。

“我要让别人看到完美的我嘛~”

“走吧,九点多了。医院还有个大老虎等我去解决呢。”

“剩这么多,不喝了吗?”

“服务员会丢掉的。”

“那太浪费了!我能留着做菜嘛~”

“想拿就拿吧。”

谭宗明有点儿不耐烦,但不耐烦之余还默默赞扬了陈家明的拒绝浪费。他心里大部分被预想中凌远的冷嘲热讽占满了。到了医院凌远又要说自己都不守时还做个屁生意了。没办法,谁让是自己有求于人呢。

陈家明终于坐到了心理诊室里。

限定两个人,但除了他们两个,也找不出第三个来陪着的人了。但谭宗明心中陪着来医院的人,除了亲人就是爱人了。自己父母没理由来,陈家明的父母有会给他带来不知道怎么样的影响。他说过的那些事让谭宗明猜想,三人应该很久都没见过面了,不然陈家明也不能活的这么一点儿心事都看不出来,反倒让人觉得宠着他惯着他由着他来才是正确的。与他相处一段时间就知道他绝不会做出奇怪的出格的事来,也不会有惹人不愉快的行为。他很有分寸,但他的没脑子也是建立在有分寸上的。

没脑子没得很有分寸,谭宗明为自己的想法鼓掌。

“谭总,为什么我们现在会在心理科?”

“为了治你的娘娘腔。”谭总话音刚落,陈家明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虽然声音不大手很疼就是了。

“我从来没说过我有病!”

尖细的声音只能让别人知道他生气了,但不会让人产生自己犯错的罪恶感。

“我也没让你看啊。跟医生说话的是我,你等着。”

“你!”陈家明委屈又生气,谭宗明的行为在他看来就跟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娘炮,一无是处一样,甚至无异于把他推进油锅一样。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突如其来的转折就像自己被解救,却又被扔进了面糊里。一层保护,结局难受的却还是自己。自己的确是这样的,跟常人不同,世人异样的眼光在自己离开公司后的几年早已尝遍。本来发生的事情还不让别人说,又是另一种不好的心理。他在心里早就问了百遍要不要改变,但想起自己父亲的脸又理所当然的把全部责任推向他。只要他继续活成这样,父亲心中的罪恶感就不会慢慢减少。就像谭宗明说的,他不是来看病的,那就无所谓了吧,只要等就好了。

陈家明很难受,心脏就像被人握住了,那人的手非常温暖,但攥的他很难受。如果放手,心脏的热度定会少掉几分,若是不放,就承受这种没有痛苦的间隔感。

“好了,我们现在去测定体内性激素水平。”

谭宗明一手拿着医生开的单子,一手抚着陈家明的背,将他带出心理诊室。

心理科今天就好像专门空出来给谭总看病似的,直到走廊尽头也只有一个人。是凌远。他抄着口袋,面无表情。

“谭总大驾光临,凌某有失远迎啊。”

“下班啦。”谭宗明笑着,毕竟是自己不守时在先。

“你再不来我都打算把医院关啦,永远别来啦”

“别,我这不是特殊原因吗”

“就你特殊。”

“中午请你吃饭,凌院长?”

“不用,有人给我送。”

“熏然啊”

“关你屁事”

“好好好,不打扰。不过他那么忙你是不是该体谅体谅人家。”

“我乐意。”

“哟哟哟”

“一点半,先来我这儿,我中午不出去。”

“行,那我就去你办公室坐一中午。”

“为啥。”

“因为我们刚吃了饭,不用吃啦。”

听了这么久,陈家明已经满头问号了。虽然不认识这个头很大的医生,但看起来他们关系很好。他只要跟着谭总,总有饭吃的对吧!那就安静乖乖听着好了。活也不干了,工资也没了,还好晚上的工作没辞,不然连饭都吃不起了。但陈家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住的酒店价格不菲,早餐是谭总特意吩咐的,收起来的香槟不是国产的。就像自己被安迪卖给谭宗明似的,他还要考虑自己的三餐,但老谭在家明生活上的开销,已经比平常要多的多了,若是列入接下来的种种,老谭说不定会感觉自己娶了个媳妇,不过仅限于与开销相比的钱的方面。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