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冈贝克库斯图里卡医生

完美主义者2

/食用愉快

心里猛的被击中,带来莫名的刺痛感,却又无法把目光移开一寸。不仅如此,全身还有些颤抖。谭宗明虎躯一震,突然觉得方言有时能比普通话有更强的表达性。但他还是就着“你大爷”一笑带过了,这种僵硬的笑恐怕维持不了多久。“我谭宗明什么场面没见过......”各种内心独白演出完毕后,谭宗明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招牌笑容,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看不出有任何破绽。虽说是笑着,但隐隐约约散发的气场让人内心油然而生一股压抑。无法从面部表情来判断内心的人,会更难懂的呀。这种已经让人见怪不怪的虚伪,谭宗明是擅长的。不加掩饰的说,毕竟在这样一摊浑水中摸爬滚打起来的,本不该见到的东西都能学会了。

太偏激了,不应该这样的。他意识到自己刚才脑内的失态,片面的想法绝对不能够再出现,没有控制好也有自己交际圈里并没有此类人的原因。无论如何,不可以再这样。

面前这个人,其实是只留给自己一个小侧面的,大部分是朝向办公室另一边的落地窗。站的倒是很直,看来是个挺有自信的人。双手环臂在胸前,可能是缺乏安全感。但实际上,眼前这个男人给人第一印象除了那些之外,就是娘了。不仅是视觉掺杂直觉带来的信息,香水的信息也隐隐约约传过来。这些谭宗明只敢在心里说的话,说出来会有怎样的后果,谭宗明不去想,他也不敢想。

自己的三观好歹是正的,没有歧视或是待遇不平等现象已然成为了自己底线中的一条。不当面评论别人,更是一种最低底线。

环臂就算了,一般人也会那样,其实这样看来与常人无异。但身体随便动一动的时候,腰扭得也太夸张,甚至可以与女人柔软的身体相比较。不过那仅限于比较,毕竟是个男人。谭宗明决定先进去坐下缓缓,毕竟晟煊实际上都是在平常不过,普通又普通的人。而在自己的交际圈子,也不会轻易见到生活比较随性的人。

他咳了一声,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对面的人猛的转过身,环臂的双手迅速规矩的双双叠起放在了小腹上,然后由看向地面的视线迅速上升移到谭宗明身上。

“看来每个人都有招牌笑容嘛”谭宗明想。

“谭总你好,久仰大名。我是来应聘临时职员的。”

微微颔首,表现出来的举止并没有想象中的随意。其实因为刚刚的第一印象,谭宗明的脑内还想象过面前这人转过来的一瞬间会发生的事。

比如:

“谭总~久仰啦~”小指翘起的右手小幅度来回摇摆着,另一只手沿裤缝翘起,像一只,呱呱呱的鸭子。“好开心到晟煊来哦,看谭总的样子,我是不是可以买一台高速摄影机呀~”他一路小跑过来,双手握住了谭宗明自然下垂的一只手。“哎呀,小安迪怎么这样,真是的。把你和我这样丢下就跟小包包去度蜜月,我要是再早一些认识他俩,结婚时候的婚纱都绝对不会让别人提意见,必须我亲自设计!”

或者:

“你好,从各种方面综合来看,你就是这个非正式面试的面试官吧”一手扶着红色眼镜框,底下的双眼虽说长得很好,但跟漏了水一样向外泄各种荷尔蒙,眨呀眨,大概心里还有那么些做侦探的推理快感。拥有雄性的磁性嗓音但听起来超级别扭......有一种撒娇的语气或者是女性的魅力?

谭宗明意识到自己想太多,发愣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对面的人稍稍的皱起了眉,眼里满满的关心。但谭宗明不感冒,他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对面的人,一边抄着左侧口袋走到了办公桌前。“来,过来坐。”其实这个面试对谭宗明来说真的真的不重要,时间错开就错开,何必浪费时间再来一次,还是专门为一个人。他耗不起,也不想在不怎么熟悉的人身上耗。果然还是对于一份可能会属于自己感情的留恋驱使自己这么做了,那一份是对于安迪的,虽说连自己都早已否定它的存在。谭宗明坐下,翘起了二郎腿。他拿起那份简历,免冠二寸的彩色正面照让谭宗明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安心。之前面试的人所投递的简历都没有附带正面照,但因为晟煊并没有明确要求附带,所以他也就默认了。大体浏览一遍,他心里也是有数了。虽然面前这个,名叫陈家明的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年轻,但比起自己,也算是新鲜血液。更何况他简历上明确标注出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让谭宗明觉得这人越来也有意思了。照片上的人五官端正,棱角分明,瞳孔中像是有一个暗杀者正在吸引自己的目标,深邃不见底。眼神中有一股冲劲儿,但也有涣散掺杂其中。那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就像自己一根救命的稻草。只是笑的有些傻。

“这一看就是近视眼啊......怪不得戴着眼镜,说不定还散光。”

回想自己刚刚打量过得面前的人的穿着,谭总不由得皱了皱眉。白色中长款风衣可以加点分。半斜刘海剪的很整齐,但为什么在眉毛以上就不知道了;染过头发,什么颜色不好,非染黄色,褪色的时候黑黄分界线不太明显。看起来是太久没染,只有发璇周围还有不太明显的黄色。风衣虽是白色但却一尘不染,这是眼前的也是自己唯一能注意的地方了。谭宗明从刚才保持的低头二郎腿,腿上放着一份简历的姿态中抬起了头,向后一仰放下腿整个人坐直,问他,“第一个问题,请问你跟安迪什么时候认识的,陈家明先生。”

“请问......面试不是应该问些有关工作上的问题嘛?”陈家明抬手扶了扶眼镜,低头错开了本与谭宗明相交汇的视线。

“我作为面试官,有权利询问任何不侵犯面试者隐私权的问题。并且,我将根据我对您答案的满意度,最终决定,您是否能留在晟煊工作。在我这里,不代表有人撑腰就可以随便一点的。”

并不是,不过至少这样可以知道这个一看就不可能跟正常生活工作中的安迪有社会交集的人,到底是怎么认识她的。
%

---tbc

评论

热度(13)